<menuitem id="1rtyo"></menuitem>
  • 今天是

    主題:深圳集聚“轉化醫學”關鍵要素

    嘉賓: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蘭迪·謝克曼;市外事辦主任蔡穎 主辦單位:     訪談日期:2018年8月1日下午16:30-17:30     【字體:     】     視力保護色:

      2018年8月1日,在市外事辦安排和陪同下,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蘭迪·謝克曼接受專訪。

      一臺小小的玩具顯微鏡讓他從10歲起便與細胞生物學結緣并從此開啟解密細胞認識生命的科學人生——201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分子和細胞生物學系教授蘭迪·謝克曼昨日到訪深圳,為以他名字命名的國際聯合醫學實驗室揭牌。在對話中,謝克曼坦言,如今是以基因科學為代表的分子生物學全盛時期,但了解細胞仍然是認識生命的基礎,也是所有前沿科學家所追求的目標。在他看來,深圳集聚了“轉化醫學”的眾多關鍵要素,謝克曼團隊將通過解密細胞推動疾病的早期診斷以及后續的精準治療方案。

      一臺玩具顯微鏡點燃“科學夢” 

      10歲那年,一臺玩具顯微鏡點燃了謝克曼的“科學夢”,從此讓他與細胞生物學結緣。顯微鏡下的世界激發了他對生命過程的興趣和探索激情。謝克曼告訴記者,進入大學以后, 他對DNA的復制產生了濃厚興趣,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有了獨立實驗室后開始研究分子機制,為后來發現細胞內部囊泡運輸調控機制,獲得諾獎奠定了基礎。

      2013年,謝克曼與另兩位科學家共同揭開了細胞內部囊泡運輸調控機制的神秘面紗,展示了一個基本的細胞生理過程的種種細節,這一發現有助于更清晰地認識疾病和生命。謝克曼也因此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這一基礎研究成果對細胞生物學研究領域的科學家是極大的鼓舞。謝克曼形象地將細胞比喻成一個巨大的港口,將正確的貨物在正確的時間運送到正確的地點是最重要的,囊泡就是通往港口的“穿梭巴士”。人們早已了解大量分子即“乘客”是“搭乘”囊泡在細胞內外往來,卻一直不了解這輛“巴士”是如何確定自己的啟程時間及目的地的。

      認識生命中的“小細胞大作為” 

      早在上世紀70年代,謝克曼便利用酵母作為模型,開始研究其遺傳學基礎。在基因篩選過程中,謝克曼分離出一類導致疾病產生的異常轉運機制的酵母細胞。

      “如今是分子生物學的全盛時期,人們都在討論基因如何形成特定蛋白質,如何排序等。與分子生物學相比,看起來缺乏魅力的細胞生物學是繁復困難的學科,然而,發現細胞運輸系統背后的分子機制,在推動細胞生物學發展上有無可比擬的作用。”謝克曼在預測生物學未來趨勢時表示,基因編碼固然神奇,但了解細胞仍然是認識生命的基礎,也是所有前沿科學家所追求的目標。

      那么,“細胞內部囊泡運輸調控機制”未來的應用前景是什么?“生物醫學的魅力在于其能夠通過分子細胞來預測疾病,我一直強調自己是基礎科學領域的研究者。”謝克曼介紹,基礎科學對于轉化醫學的突破來說至關重要,基礎醫學加深對生命基本過程的認知,從而理解疾病的產生和發展機制,推動疾病的早期診斷以及后續的精準治療方案。

      深圳在生命科學領域有前瞻性 

      “許多人類疾病從本質上講就是生物大分子運輸錯誤或不能被有效運輸排除掉造成的,如神經系統疾病、糖尿病及免疫系統的疾病等。針對細胞囊泡運輸機制的研究為新藥設計和研發提供了新途徑,未來將研發針對生物大分子運輸錯誤的新藥。”對于選擇深圳,謝克曼坦言,其最大的優勢在于深圳集聚了轉化醫學的眾多關鍵要素,與科研機構例如南方醫科大學和廣州中醫藥大學聯合研發,有相關生物制藥公司進行成果轉化,同時與兩所大學附屬醫院合作積累更多臨床案例。

      曾多次前往香港途經深圳,此次正式到訪深圳的謝克曼告訴記者,在深圳成立實驗室主要看重了其在生命科學領域的前瞻性,尤其是在基因科學、在藥物研發領域的成果轉化,若能與他目前的研究有效對接,這對于引領未來生物制藥開發尤其是惡性腫瘤和神經系統疾病等致命病癥的早期診斷具有重要意義。

    領事保護和協助
    鵬城禮儀小達人
    深圳外事訂閱號
    深圳外辦網站
    深圳外辦移動門戶
    河南22选5风采
    <menuitem id="1rtyo"></menuitem>
  • <menuitem id="1rtyo"></menuitem>